首  页 机构设置 政府信息公开 在线服务 公众参与 机关建设
站内搜索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扶贫开发
跳出“增收” 看扶贫
     
时间: 2017-06-19 17:14:00 来源单位: 字体显示:

  2016年,我省打响了脱贫攻坚第一战,千个单位包村、万名干部包户、百万党员帮扶活动在白山松水间全面启动,省、市、县近10万名党政干部联动,走进全省所有贫困村、贫困户对接扶贫任务,落实脱贫计划,当年实现30万人口脱贫……在抚松、靖宇等地的调查采访中,记者深深地感受到了脱贫农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,其意义远远大于贫困线上数字的跨越—— 

  镜头一: 

  是喜气,更是福气 

  李宪玲嫁女儿已经半年了,门窗上的“喜”字仍然完好如新。在她的心里,这些“喜”字的分量远远超越了婚嫁的喜悦。 

  李宪玲在抚松县露水河新兴村住了半辈子,丈夫因病致贫。2016年女儿要出嫁,看着自家的老房子,李宪玲急出了眼泪:“闺女的婚礼要录像,一想到要有这样的危房留在录像里,我心里就像针扎似的疼。”她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女儿。 

  突然有一天,村支书一路小跑到李宪玲家里问:“政府给你免费盖个60平方米的新房子,你要不要?”后来,一群人围着她家破旧的房子拍照片。半年后,她一家果然住上了新房子,还在新房里嫁了闺女。 

  女儿结婚后,家里的“喜”字一直没舍得摘。李宪玲高兴地说:“真是舍不得摘掉,我就这么留着,这是喜气,更是福气!” 

  在抚松县,像李宪玲这样的贫困户不少,无能力自筹危房改造配套资金,无法享受农村危房改造政策。2016年,抚松县创造性实施了农村扶贫公租房建设工程,投入县级扶贫资金2162万元,在全县13个乡镇53个村建设农村公租房204套。公租房建设了围栏、仓房、菜园子,室内设卫生间,屋内还进行了适当装修,住户可以“拉席上炕、拎包入住”。 

  李宪玲入住的是新兴村新区,目前已经有24户贫困户乔迁于此。 

  58岁的李秀梅是李宪玲的新邻居,家里只有两个柜子是从老房子里挪过来的,“我们来的时候,屋子里啥都有,床、沙发、柜子、被褥、锅碗瓢勺,就连烧火柴和煤都有。”李秀梅用双手摩挲着双腿,情绪有些激动,“没想到能这么好!” 

  李秀梅是露水河镇砬子河村的村民,丈夫患有扩张性心肌病,除了吃药,每天还得吸氧,近几年欠下了数万元的债,“那老房子到处漏风,冬天能冻死人。”村里曾张罗着要对贫困户的危房进行改造,李秀梅却拒绝了,“我家掏不出剩下的钱,俺家那口子还病着。” 

  2016年春天的时候,村干部又告诉她:政府免费给盖个60平方米的好房。“说实话,那时候我没敢相信是真的。”当年118日,村干部再次登门,这次是让她去抓阄,要分房子了。几天后,李秀梅和丈夫顺利地乔迁新居,“来的时候,就带了两张嘴,还有他的氧气罐。”日子变好了,李秀梅说话也变得幽默起来。 

  住进新房,夫妻俩又开了个小卖部。“生意还不错,加上低保,够俺俩生活了。”李秀梅眉开眼笑。 

  镜头二: 

  扶贫先扶志,有志才有未来 

  曾经愁眉紧锁、天天喝闷酒的崔炳正,突然发现了自身的价值:为游客讲解长白山人参文化。更感意外的是,“原来自己口才也很好!”于是他开始有说有笑。 

  崔炳正是一名普通的参农,是抚松县漫江镇“锦江木屋村”老户,家里一直不富裕,种人参又陪了钱。后来,他得了怪病,经常头晕、摔倒,进山都成了问题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十年前,崔炳正的父母、哥哥,以及自己惟一的儿子相继离世,备受打击的他从此便一蹶不振,每天只是借酒浇愁。 

  直到2015年底,一位叫苗舰的企业家来到“木屋村”,成立了木屋村民俗文化旅游合作社,组织原居民,打造系列民俗体验项目。作为扶贫对象,崔炳正被吸纳到了木屋村民俗文化旅游合作社,成了一名“有工作的人”。 

  作为长白山民居标志性建筑,锦江木屋村一年有四五个月都是旅游旺季。崔炳正的主要工作是给游客讲解人参文化。在他的“工作室”,陈列着放山工具及长白山放山文化图片,充满了神秘色彩。崔炳正为此则兴奋不已,也因此他的讲解滔滔不绝。 

  一次次的培训中,崔炳正学会了人参文化讲解的技巧,结合自身的放山经历,他的工作干得非常出彩儿。从游客们满足的眼神里,他重新找回了人生的自信。每天80元的工资收入,让他的钱袋子也逐渐地鼓了起来。 

  生活有了新希望,崔炳正逐渐从过去的阴霾中走了出来。妻子说,以前的崔炳正,“不说话,每天就是喝酒,一天少说也得喝个一斤多。”而现在的崔炳正,爱说爱笑,滴酒不沾,“以前日子没奔头,没办法才天天喝闷酒,现在有工作了,就戒了酒,那玩意儿容易耽误事。”崔炳正笑着说。 

  镜头三: 

  心贴心,“牛痴”终圆梦 

  靖宇县景山镇三角村贫困户胡俊良耳背,听不着村干部的宣教,却喜欢对牛讲话。如今,这位80多岁的“牛痴”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牛,看着他晚年得牛,老伴心里也是道不尽的甜蜜。 

  陈磊本是靖宇县委办公室行政科的科长,20157月来到景山镇三角村,成为这里的驻村干部。“最大的难题是,老百姓不信你。和村民在一起,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交流。”回想这段扶贫工作,陈磊认真地说着“不容易”。 

  在三角村,常住居民89户,贫困户达45个。“更可怕的是‘思想的贫瘠’。第一次到贫困的村民家去送米面油,没想到有人竟直接问我,‘不能再给点钱吗?’”陈磊说。 

  走出工作困境的最好办法竟然是个“笨招”:走访,交心。很快,陈磊和贫困户从陌生人变成了老熟人。 

  与此同时,陈磊又利用县里的扶贫政策引进项目,对村里的基础设施建设进行改造:主要街路修了排水沟、安装了太阳能路灯、建设了村文化广场…… 

  胡俊良老俩口都80多岁,虽然喜欢牛,却因为穷买不起牛。陈磊第一次入户走访时,他们只当是领导在走形式,仍然自顾自地忙着自己的事。“老人们听力都有些障碍了,声音小了,他们听不清,声音太大又不好。只能一遍遍地耐心讲政策。”陈磊说到支持贫困户养牛,胡俊良听懂了,却不相信。 

  陈磊一遍一遍地往胡家跑,唠家常,讲“以奖代投”的扶贫政策,可老人就是不答应。直到村里发生了巨大变化,老人动心了,他们把陈磊当亲人,“有时候生病着急就会找陈书记帮着买药……”20165月,胡俊良主动买牛。 

  “养自己的牛,把我俩乐得呀!现在他入迷了,不喂好牛,他自己就不吃饭。”谈起胡俊良的痴劲儿,老伴笑着说。 

  “以奖代投”是靖宇县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摸索出的创举。按照“宜种则种、宜养则养”原则,“以奖代投、先干后奖”,支持扶贫对象发展特色种植、养殖产业。据了解,贫困户养一只鸡县里奖10元,养一只鹅奖20元,养一头牛奖1500元……贫困户前期投入缺少资金的,还可申请扶贫小额信用贷款,政府给予减息或贴息。” 

  现在的三角村,不但有养牛、养鹅、养鹿等养殖项目,还发展了贝母、天麻等中草药种植项目。2016年,全村实现925人脱贫。 

  镜头四: 

  碰出火花,扶贫才能“精准” 

  李玉林夫妻因病干不了重活,靠低保度日。村干部曾找过他,“现在政策这么好,不准备干点啥?”他却双手插兜:“够呛。”一年后,他被“精准”了,菜园子也变成了“小银行”。在靖宇县采访时,县扶贫办主任杨洪波讲述了一段经历。 

  2015年的一天,杨洪波下乡做黑木耳菌袋种植的入户动员工作。他和村干部一起给一户贫困村民送去2000袋黑木耳菌袋,“大爷,这是发给你家的,抓紧时间种上吧。”“种啥种?种你家炕头上啊!” 

  “当时那个老乡就坐在他家的炕头上,看见我们进来,连身都没起。”至今,杨洪波还清晰地记得那个场景。“当时的项目是整村推进,并没有征求贫困户的意见。这是咱的工作没做到‘精准’。”事后他了解到,这位老乡家里根本就没有适合摆放黑木耳菌袋的场地。 

  这件事对杨洪波触动很大。精准扶贫,要帮忙,不能添乱,如何才能紧扣“精准”呢?杨洪波觉得,“得多跟老百姓唠唠,多与困难群众碰碰火花,广泛征求他们的意见,做到因户施策。” 

  龙泉镇大北山村村书记刘连智也有同感。2016年,他找本村贫困户李玉林,商量上项目,“现在政策这么好,不准备干点啥?”“够呛!”李玉林双手插着裤兜,再也不说话。 

  李玉林夫妻俩身体都不大好,上不了山,也种不了地,打定主意靠低保过日子。“我们一趟一趟跑,不知道跑了多少趟,李玉林就是不接茬。” 

  刘连智分析原因后,再次找他商量,“你上不了山,在你这园子里种点婆婆丁咋样?现在中草药能挣钱。每亩地政府再给你补贴200元。”这次,李玉林动了心。“行!这个活我干得了。”李玉林终于说话了,并种了一园子婆婆丁,当年就卖了5000多元钱。 

  今年一开春,李玉林便主动找到刘连智,询问今年还能干点啥。“种点大榛子和贝母吧,榛子苗免费发给你,贝母一亩地再补贴600元。”这次,李玉林没再犹豫,他不但种了一亩多地的贝母,还填了4亩多大榛子项目的申报单。 

  记者来到李玉林的园子里,两口子正在园子里薅草,绿油油的婆婆丁长势喜人。 

  镜头五: 

  优质资源+互联网+贫困户 

  “合作社+村支部+贫困户”“电商+品牌+贫困户”,这些新概念来自靖宇县龙泉镇大北山村。村部里,第一书记高世龙介绍了他们的“昨天、今天和明天”。 

  高世龙是2016年初省里派下来的第一书记。“最触动我的是村里贫困户刘景贵,他拿着自己采摘的山货蹲市场,眼神中一片茫然。这让我清醒地认识到,贫困人群对于产品和市场的对接不太了解。” 

  优质的特产资源走不出大山,这是当地致贫的一个重要原因。“村里生态和资源太好了,我们用电商思维的‘小而精,短平快’来打造产品,用电商平台来营销,不仅可以较快地让村民看到致富希望,也能让好产品找到好出路。” 

  “我来到这里的目的,就是帮他们找出路,带村民脱贫致富。”刚开始,对这位年轻的80后书记,老百姓不认识,也不相信。有村民断言,“等着吧,过不了几天,就卷铺盖卷儿走人啦。”大家没想到,高世龙不但没走,还在半年里,把全村贫困户走了个遍。一有时间,他就到老百姓家串门、聊天,遇见村民家盖猪圈,高世龙也不嫌脏,撸起袖子就干。“这个孩子不错。”高世龙的踏实,赢得了村民的信任。 

  群众的信任是开展工作的前提,高世龙成功组织召开了贫困户及村民代表大会,并成立了靖宇县大北山村生物科技专业合作社。合作社下设11个产业,涉及22个农产品,贫困户全部被纳入合作社。随后注册了“老农夫”商标,发展“老农夫”山野菜、“老农夫”人参猪等项目,成立“老农夫”京东生态馆。 

  山野菜项目带动贫困户80户,当年收入12.5万元;养猪项目带动贫困户18户,收入11.7万元;村集体增收2万元。 

  五月初,正是山野菜季节。“上个星期,光山野菜就卖了300多公斤。”高世龙说,“现在,‘老农夫’旗下产品的销路不错,公司规模也正在扩大,贫困户的参与性也提高了,肯定会带动更多的困难群众受益。” 

    

     
【加入收藏】   【打印此文】  【关闭窗口】

吉ICP备13004389号-1  主办:吉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  技术支持:吉林省经济信息中心  备案编号: 吉公网安备220000000007号

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
地址:吉林省长春市新发路329号  邮政编码:130061